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 会员服务
网站导航 | 设为首页 | 化工字典 | English
  • 当前位置:化工资讯 > 行业资讯 > 专业化战略重组 山西煤企转型重中之重

    专业化战略重组 山西煤企转型重中之重

    http://www.chemmade.com   更新时间: 2020-10-28 09:34:15   第一财经

      为破解“一煤独大”、“一股独大”等深层次难题,专业化战略重组成为山西省属企业转型发展的重中之重。其中,晋能控股集团的组建备受瞩目。

      近日,晋能控股集团举行了揭牌礼。根据重组方案,山西以省国资运营公司持有的同煤集团、晋煤集团、晋能集团三户煤炭企业股权作价出资,采取联合重组方式,新设成立晋能控股集团。此外,同步整合潞安集团、华阳新材料科技集团煤炭、电力、煤机装备制造产业相关资产,将中国(太原)煤炭交易中心转制改企后,与中国太原煤炭交易中心有限公司一起注入晋能控股集团。

      经过重组,晋能控股集团资产总额将超万亿元,成为仅次于国家能源集团的中国第二、全球第三的煤炭企业。通过这一轮国企战略重组,山西有望从“一煤独大”向新兴产业加快转型。

      中国能源政策研究院院长林伯强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认为,无论是管理水平还是经济实力,在转型过程中,做大做强的国企优势还是大一点,“对于山西而言,能源型企业转型是巨大挑战,尤其是以‘煤炭’为主的能源系统转型。”

      “煤老大”抱在一起不容易

      “能源型大企业重组并不是一蹴而就的。山西近五年一直有这种想法,比如煤炭分动力煤、炼焦煤、无烟煤等,每一种是不是可以纵向重组?”见证此次重组的晋能控股集团内的一位知情人士表示,没有落地的根本原因在于各方利益分配,很难找到一个绝佳的方案。

      中国是世界第一大煤炭生产和消费国,山西是中国产煤大省。新中国成立70年来,山西累计生产煤炭192亿吨,占全国的1/4以上。自然环境赋予的优势,使得山西煤企在时代的进程中始终肩负使命与目标,无论是新中国成立时期的八大矿务局还是如今的省属大型企业集团,以“煤炭”为基础的企业至今都是山西“基业长青”的优势领域。

      2000年后,我国重工业发展速度加快,在此带动下,煤炭消费量快速增长,同时煤价的攀升,让山西迎来煤炭发展的黄金十年。公开数据显示,山西省GDP排名在2003年由第22名升到第20名,2004年到第18名,2005年到第16名,三年上升6位。

      “这是历史的馈赠,但‘一煤独大’也成为山西转型的包袱。”对山西能源市场有近20年调研与观察的上述知情人士认为,山西省煤炭行业“多、小、散、乱”,导致了资源浪费、环境恶化、矿难频发、腐败滋生等一系列问题。

      不想成也煤矿、败也煤矿,山西煤炭企业就必须要兼并重组,提升煤企整体的管理运营能力。

      2008年,山西省开始实施中国规模最大的煤企重组。当年9月,山西省政府下发《关于加快推进煤矿企业兼并重组的实施意见》,要求到2010年底,山西煤矿企业规模不低于300万吨/年,矿井数量控制在1500座以内,使大集团控股经营的煤炭产量达到山西省总产量的75%以上。

      数据显示,经过大规模的资源整合,山西的煤矿数量由2005年的4924个减少到2009年的2053个,并形成了七大煤企集团。

      “在节能降耗转型的大背景下,各能源大省同期都在重组,一个省有一个或两个能源型大企业。相较之下,山西是多了些,而且每一家历史都很悠久,规模都很大。”上述知情人士认为,这正是重组转型难以落地的重要原因。

      比如,同煤集团前身为大同矿务局,成立于1949年8月30日,2000年7月改制为大同煤矿集团有限责任公司,2003年再次改组。2005年实施股改后,公司改为由七家股东共同出资经营。2019年7月,同煤集团位列《财富》世界500强榜单第464位。

      同样的,晋煤集团前身为晋城矿务局,历经了2000年公司制、2005年债转股两次改制,现由山西省国有资本投资运营有限公司控股。2019年7月,晋煤集团位列《财富》世界500强榜单第482位。


      即便年轻点的晋能集团,前身也是山西省煤炭运销总公司,其成立于1983年,2007年改制重组成立山西煤炭运销集团有限公司,2013年组建了晋能集团,是山西最大的清洁能源企业。

      “每家企业都有主营业务,但都是横向的大而全的产业链条。”上述知情人士认为,几大集团业务彼此交叉,是竞争对手,都有作“老大”的可能性与野心,要整合,要抱在一起,谈何容易?

      高负债率不会成为“绊脚石”

      “山西要转型,必须走出这一步,抱在一起。”林伯强认为。

      这种压力更多来自山西本身的发展战略。“一煤独大”曾让山西经济发光,但如今也成了掣肘。上述知情人士提到:“2010年资源整合时,为了按照政府要求并购大量中小型煤矿,企业自有资金不足,进行了大量贷款,而且是在煤价最高的时候。”

      此后煤价崩塌让企业雪上加霜,即便之后煤价有所回升,但七大煤企被诟病最多的仍是高负债率。

      根据企业公布的最新数据,截至2019年末,晋煤集团负债2231亿元;截至2019年三季度末,同煤集团负债2797亿元;截至今年一季度末,晋能集团负债2105亿元。

      “能源国企老总也有他的烦恼,每天一上班,首先面临的就是银行几百万的利息要还。”上述知情人士说。

      但他也表示,组建晋能控股集团后,负债率一定不是几个数字的简单叠加,重组后会有一些变化,这不会成为集团组建后的最大困扰。

      林伯强也认为,能源型企业负债率较高是一个通病,历史遗留的问题还是需要客观去看待,各方都会想办法来解决。

      当下的关键是,产能严重过剩的行业不仅受到政策的制约,还有市场的激烈竞争。

      “煤价与山西经济发展并没有直接关系,但在一定程度上会影响‘一煤独大’的格局。这几年,煤价有所上升,山西GDP排名上升至21位,但煤价很难回到最高峰(金麒麟分析师)时期。山西要真正走出困境,一是要将能源型企业做大做强,二是向其他产业快速转型。”上述知情人士认为。

      比如,山东能源集团就是山东省于2020年7月联合重组兖矿集团、山东能源集团2家省属重要骨干企业,组建成立的大型能源企业集团;河北的冀中能源集团也是一家以煤炭为主业,制药、现代物流、化工、电力、装备制造等多产业综合发展的省属大型国有企业,现有27家二级单位,控股冀中能源、华北制药和金牛化工三家上市公司,拥有一家财务公司。

      可见,山西能源型企业重组也是大势所趋。与此同时,山西要向其他产业转型。2018年的山西省政府工作报告就提出,到2022年,制造业增加值占GDP比重由12%提高到15%,煤炭产业增加值占比则由15%下降到11%。

      “能源企业重组是这一愿景的开始。”上述知情人士认为,山西走出了这一步,未来值得期待。


      化工制造网将随时为您更新相关信息,请持续关注本网资讯动态。

    文章关键词: 煤企、煤炭
    中国化工制造网信息客服热线: 025-86816800
    免责声明:中国化工制造网上刊登的所有信息不能保证其内容的正确性或可靠性;本网转载内容均注明来源出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请您自行加以判断并承担相关风险。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