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 会员服务
网站导航 | 设为首页 | 化工字典 | English
  • 当前位置:化工资讯 > 热门评论 > 评论:“双碳”下煤电怎么立与破?

    评论:“双碳”下煤电怎么立与破?

    http://www.chemmade.com   更新时间: 2022-03-10 15:40:26   国家能源局

      “绿色转型是一个过程,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情。要先立后破,而不能未立先破。”3月5日下午,习近平总书记在内蒙古代表团参加审议,深刻阐述了对碳达峰碳中和的思考,对推进“双碳”工作提出了谆谆叮嘱,殷殷重托。“实现‘双碳’目标,必须立足国情,坚持稳中求进、逐步实现”。

      富煤贫油少气是我国的国情,以煤为主的能源结构短期内难以根本改变。总书记谈“双碳”的话意味深长,不仅点出了“双碳”工作的一些误区,也为煤电产业在“双碳”目标下的转型发展提供了认识论和方法论。

      政府工作报告明确指出,“立足资源禀赋,坚持先立后破、通盘谋划”。“双碳”目标下,煤电如何发展?先立后破对煤电意味着什么?

      深刻理解“立”与“破”

      当前,煤电发电量占全国总发电量的比重在60%左右,无论从装机规模看还是从发电量看,煤电仍然是当前我国电力供应的最主要电源,也是保障我国电力安全稳定供应的基础电源。

      先立后破对煤电意味着什么?

      “没有能源安全,一切都无从谈起。”国家能源集团科学技术研究院有限公司副总经理、俄罗斯自然科学院外籍院士朱法华说。他认为,先立后破对煤电来说,意味着行业的低碳转型和替代发展要以确保能源安全为前提。

      先立后破,是保障我国能源安全的指导方针。

      中国华电集团公司副总法律顾问陈宗法认为,煤炭、煤电大规模过早退出,会影响国家能源安全大局。“‘双碳’目标的实现也会欲速而不达。”

      “‘十四五’及更长一段时期,煤电在能源兜底保障和绿色低碳转型方面将继续发挥不可替代作用。”全国政协常委、第十三届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副主任曹培玺提出,“优化煤电营商环境对维护国家能源安全具有重要意义。”

      先立后破,是确保我国能源供应的一条底线。

      朱法华强调煤电在保供中的重要作用:“煤电一直是电力行业的‘老大哥’,去年我国煤电以46.6%的装机容量,提供了60%的电力,在电力保供中发挥着不可替代的作用。”

      “去煤是破,但破前要先立,中国巨大的电力系统还不能没有火电。”清华大学能源与动力工程系教授毛健雄的话道出了“立”与“破”的辩证关系。

      全国人大代表、华电能源佳木斯热电厂燃料质检部主任韩振东认为保供是大局,“从国内供需和行业背景来看,煤电在较长时间内仍要承担兜底保障作用。”

      先立后破,是尊重我国基本国情的客观规律。

      华北电力大学新型能源系统与碳中和研究院院长王志轩这样理解:“根据我国基本国情,煤电机组必须承担起转型为灵活性电源这个历史重任。煤电不是要‘破’,而是要改,改是‘立’的重要内涵。这体现了中国现阶段的发展特点、能源资源特点及低碳目标的特点。”

      “我们必须立足富煤的发展中国家的基本国情”,陈宗法持相同观点:“由增量替代、存量替代到全面替代,逐步提高清洁能源、非化石能源比例到可再生能源、新能源比例,构建新型电力系统。”

      “先立后破”四个字里,蕴藏着的深刻辩证关系,需要各方在推进“双碳”工作过程中深刻理解并应用,绝不能简单地“就碳论碳”。

      代表委员直面问题挑战提出务实举措

      凝共识,集众智,聚群力。直面我国煤电发展面临的挑战,代表委员们提出了一系列务实建议,为煤电在“双碳”目标下如何抓住发展机遇提供了思路。

      改革的发力点更为精准——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华能集团董事长、党组书记舒印彪认为,煤电行业落实“双碳”目标,面临着煤炭和电力的上下游矛盾、煤电调峰等辅助服务的价格机制等方面问题,需要统筹考虑,通过科学有序的改革,逐步加以研究解决。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矿业大学(北京)原副校长姜耀东建议建立上下游产业合作共赢长效机制,鼓励煤炭和发电企业通过资本融合、相互参股、换股、兼并重组、资产联营和煤电一体化项目等多种形式发展煤电联营。

      转型的大方向愈加清晰——

      全国人大代表、原山林场发展战略委员会主任孙建博呼吁深化“双碳时代”下煤电与新能源互补发展,加大对燃煤机组低碳改造的支持力度,支持燃煤机组与新能源发电耦合发展。

      民革中央《关于着力提高系统调节能力,科学推进新型电力系统建设的提案》聚焦破解新型电力系统灵活性供需矛盾,建议加快煤电灵活性改造,将煤电灵活性改造作为一项重要工作纳入“十四五”“十五五”电力规划。

      绿色的主基调更加明确——

      在煤炭清洁利用方面,全国政协委员、中泰金融国际有限公司董事长冯艺东建议,组织成立全国清洁煤炭标准化技术委员会,组织建立清洁煤炭标准化体系,确保工业、发电、民用等不同用途清洁煤都有相应质量标准。

      在绿色技术方面,曹培玺认为需要加快传统火电低碳零碳负碳技术研发。“目前,还缺乏国家层面明晰的火电降碳路径,火电企业对降碳技术研发和装备投入有心无力,火电降碳技术研发应用还面临一些问题。”

      “三改”明确煤电改造升级方向

      2021年11月,国家发展改革委、国家能源局印发了《关于开展全国煤电机组改造升级的通知》,明确推行更严格能效环保标准,推动“三改联动”,严控煤电项目。政府工作报告再次提到煤电“三改”:推动煤电节能降碳改造、灵活性改造、供热改造。

      煤电改造升级方向已明确,怎么改?

      改造任务越重,越要保持战略定力和耐心,稳扎稳打——

      “煤电‘三改’第一步应该按照国家发展改革委和国家能源局的要求,在‘十四五’期间通过强有力的政策措施和资金支持来推动市场。”毛健雄表示。

      朱法华对推动煤电节能降碳提出三点建议:一是要规划先行,全国统筹、区域统筹,因地制宜,有序实施,确保能源安全;二是要政策引导,包括电量政策、财税政策、补贴政策等等,引导煤电企业积极实施;三是要技术创新,大力推动技术创新,先进有效的技术要加快示范,积极推广。“‘三改联动’是目前煤电行业节能降碳的重要途径。除了‘三改联动’外,通盘谋划,淘汰小火电、小热电及燃煤锅炉,由大机组改造供热,也是减污降碳的重要手段。”朱法华说。

      为防止煤电升级改造打折扣,陈宗法建议国家要给予专项政策支持、完善市场机制。“多年来的实践证明,只有政策上到位、技术上可行、经济上合算,才能落到实处。”

      改造压力越大,越要科学谋划,统筹兼顾——

      作为煤电企业负责人,上海申能电力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冯伟忠认为煤电“三改”的提法很科学。“对煤电厂而言,如果分别进行提效、深调和供热改造,其代价巨大甚至重复花费。”

      中国能源研究会高级研究员牛克洪表示推动煤电“三改”要做好两个方面的工作:“一是摸清煤电碳排放的基本状况,因企制宜制定‘三改’规划和实施措施;二是落实‘三改’责任,包括企业责任,政府责任,监督管理部门的责任和科研部门的责任,各方共同努力推进‘三改’工作。”

      王志轩提醒:“煤电‘三改’联动虽然是作为一个总的提法来推进的,但不宜针对每一台机组或者每一个企业都同时‘三改’,也不应层层分解和加码,要因企、因地、因机制宜,有序推进。”

      越是困难越要坚定信心、越要真抓实干。煤电低碳转型更是要绵绵用力,久久为功。相信,在各方努力下,煤电产业将以新理念、新业态、新模式全面融入“双碳”目标,实现从“压舱石”“稳定器”向“绿色低碳”“灵活辅助”的转型跨越。

    文章关键词: 能源
    化工制造网信息客服热线: 025-86816800
    免责声明:化工制造网上刊登的所有信息不能保证其内容的正确性或可靠性;本网转载内容均注明来源出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请您自行加以判断并承担相关风险。